尼斯全年天气
無悔的選擇 | 一個家、兩代人、三位院士, 他們都選擇了這條報國路

無悔的選擇 | 一個家、兩代人、三位院士, 他們都選擇了這條報國路

央視新聞客戶端 2019-06-09 15:50
0

把個人理想融入國家事業,是不愧于時代的無悔選擇。在中國科技界,就有這樣一個特殊的家庭。這個家,相繼產生了三位院士,其中有人甚至是多次放棄自己熟悉的研究領域,轉換到其他研究方向而從新開始。在他們心里,這樣選擇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國家需要”!

李四光紀念館講解員 趙曼:圖片展示的是李四光老家屋后的一塊冰川漂礫,他小時候經常跟小伙伴們在這兒做游戲,它(這個石頭)到底是從哪兒來的呢?這個探索科學的種子就深深地埋在了少年李四光的心中。

少年李四光探索巨石由來的故事,就收錄在小學的語文課本中,題目叫《奇怪的大石頭》,所以很多人都知道李四光是地質學家。但其實他在15歲被選派留學日本時,學的專業卻是船用機械。因為甲午海戰中國戰敗,李四光立志要造出堅船利炮來保衛國家。這期間,他加入孫中山領導的同盟會,兩人的一段談話讓李四光永生難忘。

李四光外孫女 鄒宗平:孫中山對他的期望,他能夠多學些知識,等革命成功以后,還是需要這些人把國家給建設起來。特別就是對他講的,“努力向學、蔚為國用”。那時候他想的就是為中國強盛來努力。

為中國強盛而努力,是李四光回國后的堅定選擇。辛亥革命爆發后,李四光被委任為湖北軍政府實業部部長。正當他準備投入“實業救國”的工作時,李四光卻發現自己遇到一個巨大的難題。

李四光外孫女 鄒宗平:因為中國當時連造船用的鋼鐵、煉鋼鐵的鐵礦都沒有,所以他后來去英國留學,他就特別選了一個采礦專業好的學校。學了一年以后他又發現中國也采不出礦來,因為中國沒有地質學,就是沒有科學,你沒有指導。所以他就回到最原始,在中國做地質學,有了科學的指導才能找到礦,有了資源實業才能發展。他的動力就是要有一個富強的中國,但是他的手段是做科學。

為了富強的中國,李四光從學造船到學采礦,再轉學地質。這“三級跳”的背后,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國家需要”!六年學成回國,李四光常走在山川野外,用國際首創的地質力學理論,為國家尋找緊缺的礦產資源。

新中國成立前夕,李四光因參加國際學術會議在英國停留,其間被選為全國政協委員。此時,國民黨政府已密令人員尋找李四光,要他公開發表聲明,拒絕接受這一職務,否則就要被扣留。但面對國家召喚,李四光當機立斷,堅定地朝祖國的方向走去。

李四光原秘書 馬勝云:雖然當晚風浪很大,天氣不好,他也只能孤身一人,離開英國。不能走正道,他就走了一個偏僻的運貨的狹道,都非常危險,當時他也顧不得這些風險了。

把個人安危置之腦后,只是因為心念祖國。1950年,李四光回到新中國的大地,開始奮戰在地質、石油勘探等建設事業的第一線。那時,國家急需石油能源,但探明儲量卻非常少,一些大國大肆散布“中國貧油論”,并進行石油封鎖。時任地質部部長的李四光運用地質力學分析,深信我國天然石油資源的儲量十分豐富。在他的建議下,開始在全國開展大規模的石油普查工作,終于在1959年發現了震驚世界的大慶油田,摘掉了“中國貧油”的帽子。

在新中國發展原子能事業建設國防的年代,李四光為尋找關鍵原料——鈾元素發揮了重要作用,他運用地質力學理論,指導“找鈾隊伍”發現一系列鈾礦床,為中國原子彈和氫彈的研制成功作出了突出貢獻。

與國家共奮斗的決心,也在影響一家人的選擇。就在李四光沖破阻撓回國的1年之后,女兒李林從劍橋大學通過博士論文答辯。第二天,她連畢業證都沒拿,就急忙趕回祖國。

李林的女兒 鄒宗平:等畢業證,那都得等好幾個月,等不了,她不想等了,急得不得了,她要回來了。趕緊回國參加建設。她的博士畢業證書,是到了80年代,劍橋大學有一支代表團來,就給她帶來了。

回國參加建設的李林,把一生的科研選擇與國家需要緊緊綁在一起。她原本學的專業是金相學和電子顯微鏡,但新中國建設需要鋼鐵,李林就被派到中科院上海冶金所研制“球墨鑄鐵”;國家發展原子能事業,李林又被調入核工業部從事核材料的研究。而在她快50歲時,李林第三次服從國家需要,轉去研發超導材料。這是世界的尖端科技,在超低溫下的阻力近乎為零,具有節能等方面的巨大價值。為了讓國家盡快掌握這項技術,李林在從頭學起的日子,每天從早到晚泡在實驗室。

李林院士學生 中國科學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員 邱祥岡:她說國家有這個需要,我們要去學,要克服困難重新建立(掌握)不了解的知識。所以她每天都是專心地看文獻的,中午不回家的,她就躺在辦公桌上休息一下。她說她聽到這個機械泵的噪聲,她才能很好地睡著。大家心里都憋著一股氣,就是要不辜負國家的希望,解決一些重大戰略需求。

在為國家解決戰略需求的歲月,李林有13年與愛人鄒承魯分居兩地。畢業于西南聯大的鄒承魯,在1951年獲得劍橋大學博士學位后立即回國,到中科院上海生化研究所從事生物化學的研究。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簡陋的科研條件下,他和團隊用了8年,成功實現了“人工合成牛胰島素”,這是世界上第一個人工合成的蛋白質,讓人類認識生命邁出一大步。

李四光女婿 中國科學院院士 鄒承魯(生前采訪):當時有人說是基礎科學讓人家去研究好了,人家研究好了我們用就是了,這話也不錯。就是我們現在可以跟上人家。換句話,將來世界不和平,打起仗來了,人家對你保密,(所以)不能沒有自個的東西。科學那是你不做,人家也會做,科學總歸會前進。可對我們國家來講,你不做就是少一個。

這張照片,就是充滿傳奇色彩的一家三院士的合照。已白首的李四光院士,用獨創的地質力學理論,為新中國建設尋找寶貴的石油能源提供有力支撐;他的女兒李林和女婿鄒承魯,因分別在物理、生物化學領域的成就,于1980年同時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

李四光舉辦“地質力學進修班”時期的學生 中國地質大學退休教授 李東旭:老一代的學者,很少談什么經濟、物質環境。主要更多談的是實踐出真知,考慮的是造福子孫萬代的事情。

鄒承魯生前同事 中國科學院院士 王志珍:他們都是用實際行動經歷過危及到我們民族存亡戰爭的血跟火的考驗的人,對國家、對民族的赤子之心,都能夠說明他們是真正的愛國者。習主席提民族復興,尤其是像我們這一代,當然要服務于國家、這個民族,我覺得要有使命感。

微信關注“廣東電視”
    熱點新聞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
    尼斯全年天气 内蒙古时时十一选五结果 极速时时4个号公式 七乐彩app 北京11选5历史数据 pc蛋蛋大神吧论坛 pk10心得经验 17175棋牌平台 快乐赛计划网 华东15选5单注预测 天津11选5开奖 下一个吉林快三走势图 幸运五星彩开奖实时 223kjcom现场开奖 福建时时4星组6号码 微信有哪些h公众号 黑龙江时时lm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