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斯全年天气
“小姑娘怎么去看守所工作呢?”她去了,還成了“網紅”→

“小姑娘怎么去看守所工作呢?”她去了,還成了“網紅”→

解放日報 2019-06-09 16:23
0

楊浦區看守所女子監區進門處,有一幅特殊的畫——樹干上沒有花,卻“長”滿紅色的的葉片。

仔細一看,“葉片”全是大大小小的指紋。這樣的場景幾乎出現在每個看守所監區的門口:完成身份核驗的嫌疑人要在相關文件上打手印,很多人完成后隨手就在墻上一擦。

“太難看了!”剛入職不久的90后女警劉楊,向看守所所長王楓提了個大膽的建議:

“為何不因地制宜把這里做成一幅畫呢?”

“我內心有點小叛逆,喜歡打破常規。”這名身著警服、正襟危坐的年輕女警,走出高墻的工作之余,還是個在B站擁有4000多名粉絲、單個視頻點擊量超過40萬的“up主”,奇思妙想不少:“哪怕在高墻里,我也想方設法要‘搞事情’,外人眼中看守所是嚴肅冰冷的,但我想為這里帶來點色彩和溫度。”

于是這幅由民警和嫌疑人共同完成的大樹應運而生。一枚枚指紋,是關進這里的人們錯誤的印記;但在劉楊看來,

一片片葉子,未嘗不是新生的開始。

監區門口代表希望的“未來之樹”

2016年警校畢業后,劉楊進入楊浦區看守所工作。親友知道后都有些驚訝:“小姑娘怎么去看守所呢!”“那里是不是不見天日?”“都是上大夜班啊……”

作為一名看守所巡控民警,劉楊的主要工作是在女監區開展巡視,及時處置監室中的各種突發情況。

在旁人看來,看守所民警的工作相比其他警種,顯得嚴肅而單調。身處其中,劉楊漸漸有了不同的體會。“一開始我也覺得這份工作就是按部就班,但慢慢發現,

其實可以挺有意思!”頓一頓,她又說:“除了上夜班真的很容易長胖之外。

工作不久,有一件事讓她特別“看不順眼”——入監之前,犯罪嫌疑人都要在相關的法律文書上按下手印。于是很多人把手上殘留的印泥就往一旁墻上一抹,時間一長,墻上的指印跡斑斑點點:“提醒過糾正過,可大家還是習慣就這么順手一抹!”

能不能換個方法呢?劉楊小時候學過畫畫,那些散亂的紅手印在她看來就像一片片零落的飛葉,她眼中卻生出了枝蔓,漸漸將這些散落的葉片聚合成一棵大樹。她把這個想法向看守所領導匯報,沒想到所長王楓當即就同意了她的想法。

原本紅印斑斑的墻壁被粉刷一新后,劉楊用一張大畫紙蓋在墻壁上。原本打算直接畫上樹干,可她特別想“整點特別的東西”,聯系到如今公安改革正走上“智慧化”道路,看守所也將以此提升管理效能,于是她把這棵“樹”的樹干設計成一條條電路合成的形狀。

這樣的設計,連不少嫌疑人都覺得新鮮。

她們不再把手印擦在墻上或身上,而是樂此不疲地按在這幅畫上,為這棵樹“開枝散葉”。

如今,這棵紅色的大樹,在嚴肅靜謐的監區里格外悅目。

畫完這棵大樹,顏料還剩下不少。劉楊又動起了其他腦筋。“監區的設計有特殊性,長長的通道兩旁都是鐵柵欄封閉起來的監室。我就想怎么弄能讓大家的心中多點色彩。”通道天花板上原本只有燈,以暈黃燈光的形狀為基礎,她設計出一朵朵五彩斑斕的花。

“我從小的夢想就是在墻上畫畫,像米開朗基羅那樣!我在家里墻上畫沒少被父母打,沒想到工作竟讓我‘正大光明’地實現了夢想!

“薄荷電臺”讓被監管人員理解“眼前的茍且”

也不忘“詩和遠方”

“某一天,我來到這個世界,你滿心喜悅。某一天,你為我扎起了辮子,教我蹣跚學步。某一天,我背起行囊走向遠方奮斗,你看著我漸行漸遠的背影,已滿臉淚花。某一天,你在夕陽的余暉中期盼我歸來,卻不知頭發已布滿了銀霜。某一天,我也為她梳發,教她識字閱讀。某一天,在溫暖的午后,我們拿起泛黃的相片,回憶起你,感覺你依舊在我們身旁。”

——這,竟然是涉嫌故意殺人的女孩“葉子”寫給母親的詩。

剛剛過去的母親節,劉楊在看守所自己創辦的“薄荷電臺”做了一期“母親節”專題,面向所有的嫌疑人征集“內心想對母親說的話”。

“讀了這些話,我能感受到即使犯錯甚至很大的錯誤,她們內心仍然有柔軟的一面。”劉楊參與創辦“薄荷電臺”的初衷,就是

希望喚起在押人員“心底的溫柔”,也讓她們重新感受自我價值。

看守所的在押人員大多是未決人員——因違法犯罪被警方刑事拘留,羈押在看守所等待后續的訴訟活動。劉楊能感受到這里的低氣壓:“有人剛進來時,連著幾天邊搖欄桿邊喊‘放我出去’,還故意跟同監犯吵架來發泄情緒。”


她們是“壞人”嗎?

“正義感爆棚”的劉楊卻沒有立即給出答案。以“葉子”為例,她與劉楊年紀相仿,一樣屬于“微胖界”,同樣興趣廣泛愛好多多。因為幾次情傷她決定“不再相信愛情”,可偏巧這時一個外型出眾的男孩執意與她交往。可男友屢次向她借錢讓兩人心生齟齬,一次朋友聚會時兩人發生口角,男友當眾對她說:“就你這樣子,你覺得如果不是錢,我是真心跟你交往嗎?”錯愕的“葉子”盛怒之下抓起身邊一把刀,朝男友身上刺了下去——

“像她這樣的,我能用一個簡單的‘壞’字來概括嗎?”劉楊說,其實看守所里每個犯罪嫌疑人,都有自己的不堪回首和心中期盼:

“有人是一時沖動,有人是環境使然,有人真的是純法盲……”

劉楊想出一個點子——何不創建一個廣播電臺,舒緩在押人員情緒,提供必要的信息。于是,全市監所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面向在押人員的監區廣播——薄荷電臺應運而生:

“取這個名字,是希望電臺能像薄荷一樣,給這里的人帶去一分舒爽。”

電臺創建于去年7月,第一期節目推出就大受好評:“巡監時,有在押人員會主動找我聊,就是想讓我放她們想說想聽的內容。”

劉楊拿著一臺IPAD,里面是用專門軟件管理的電臺節目內容,還有從在押人員處調查的她們最渴望聽到的內容。近百個選題中,“犯罪記錄對生活有何影響如何面對”名列第一,第二名是“女子監獄是個什么樣的地方”,“一生不得不去的十個旅游景點”排在第三。


“一味‘灌雞湯’,解決不了她們內心的焦慮。

劉楊說,更多時候薄荷電臺的內容是向在押人員“提供有用的信息”:“比如一些在押人員判刑后會轉到松江女子監獄,我們就會在電臺里介紹監獄的規定、環境等等,讓她們提前做好心理準備。還有專業釋法內容,比如犯罪記錄對一個人的影響等。”

劉楊的父母是老師,也希望她成為老師,可她更偏愛成為“能抓壞人”的警察。不過在劉楊看來,如今的工作也完成了父母“一半的心愿”:監所既是執法場所,也是一所特殊的學校,監管民警既是管理者也是教育者。

“我把她們都當作學生,不管年齡經歷,她們都在這里修習一堂關乎未來的課程。”

快樂監管女警是B站“UP主”

深夜上班時間,劉楊主要是到監區巡邏。寂靜的監區,百余米通道上,她沉穩的腳步伴隨著犯罪嫌疑人們入眠。

幾天前的晚上,劉楊發現監室里有異動。她趕到時,一名在押人員在床上不斷扭動身體,一問才知她突然感到肚子劇痛。駐所醫生初步判斷可能是急性闌尾炎,需要外出就醫。

此時已是深夜11時許。劉楊立即通知看守所安排人員增援,將她送往醫院。直到天空泛白,病人治療完成,一行人才回到監所。

不擔心會趁機逃脫?“她怎么跑得過我?”劉楊又大笑起來:“我是練短跑和散打的,是我們監所的腳力和武力擔當。公安800米體測,我能跑進2分30秒。”

而且,類似情況看守所已有預案,作為當班民警也要做好萬全準備:“只要把在押人員帶出監區,我們就會按照規定開展工作,防止出現任何意外。”


在這所特殊的“學校”里,劉楊自言還練會了一套“盲監神功”

——值班室里墻壁上18塊屏幕,值班時劉楊的眼睛不能移開:“我現在眼睛不對焦就能知道哪個監室有情況!”隨即她哈哈笑起來:這其實并不奇怪,入夜后監室畫面近乎靜止,一旦出現異動她就能立即發現。

劉楊收養了一只小麻雀,這只意外誤闖入監區的小家伙被發現時已經斷了一只腿。劉楊將小麻雀帶回家養好,還給它起了個名字叫“小王”。前段時間她開始學習剪視頻,就拿平日在家跟“小王”互動的視頻練手,沒想到上傳到B站后聰明的“小王”竟成了“網紅”,一條視頻點擊量超過40萬。

因此劉楊又開了一個“腦洞”:“如果讓在押人員養寵物會不會有助于舒緩他們情緒?”不過很快這個想法就被她自己否決了:“從各個角度來說都不合適。”愛生活、有“創意”,這位爽朗干練的90后看守所女警對于做好監管工作有著自己的想法。“現在有些想法會先自己‘審核’一遍,不過關就不報給所里。”

  “如果再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你最想做哪種警察?”

”這不是一道‘送命題’嗎?“劉楊哈哈地笑起來:那我先給個官方答案,每個警種都很有價值,看守所民警也有‘高光時刻’。”然后她才說:“就我個人而來,還是很想試試做刑警去抓壞人。當警察當然要抓壞人,對不對?不過,

生活沒有如果,我繼續做一個快樂的看守所民警吧。

微信關注“廣東電視”
    熱點新聞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
    尼斯全年天气 新时时彩几点开售 七星彩综合基本走势图 乐彩彩票破解 天津时时走势图 北京pk记录排期 南粤36选7秘诀 官方快乐飞艇开奖结果 新时时计划软件 北京福彩pk10开奖 重庆时时全部软件 北京快乐8走势图彩客网 新疆时时结杲 18选七第41期开奖结果 秒速时时彩开奖现场 那个票网有极速时时 东方6+1开奖结果今天的